昨天抽空看完了丰子恺先生的「活着本来单纯」,读本书以前,我对丰子恺先生的了解只有:画漫画。其他一无所知。甚至在翻开这本书前,我一直以为这是一本漫画书。读了才发现,原来丰子恺先生写文章也很厉害。从文章中,我还发现了让我非常熟悉的用词,比如“镬焦”,其实就是我们这锅巴的方言,所以猜到他应该是我们这一带的人,后来查了一下资料,浙江桐乡人,杭州隔壁,所以方言也差不多。

本书通读下来,有几篇文章让我印象特别深刻,因为我非常能理解丰子恺先生文章中所传达的心境或者感情。遇到的第一篇是「大账簿」。

“后来我的年纪果然长大起来。然而这种疑惑与悲哀,非但依旧不能解除,反而随了年纪的长大的, 而增多增深了。我偕了小学校里的同学赴郊外散步,偶然折取一根树枝,当手杖用了一会,后来抛弃在田间的时候,总要对它回顾好几次,心中自问自答:“我不知几时得再见它?它此后的结果不知究竟如何?我永远不得再见它了!它的后事永远不可知了!”倘是独自散步,遇到这种事的时候我更要依依不舍地留连一会。有时已经走了几步,又回转身去,把所抛弃的东西重新拾起来,郑重地道个诀别,然后硬着头皮抛弃它,再向前走。过后我也曾自笑这痴态,而且明明晓得这些是人生中惜不胜惜的琐事;然而那种悲哀与疑惑确实地充塞在我的心头,使我不得不然! ”

我看了这段话后深有感触,因为我小时候对自己的玩具就经常有这样的想法,我玩完玩具,收拾好,把它们放进盒子中,再把盒子放进柜子中,放完我就在想:把它们关在里面它们会不会太孤单啊?它们会默默哭泣吗?如果在里面的是我的话,一定伤心死了吧?越是这样想,代入感就愈发强烈,以至于后来仿佛盒子里的是自己,被闷得透不过起来,然后又利索得把柜子打开,拿出盒子,再把盒子打开,使得里面的玩具又“重见天日”,这时候,自己也长出一口气,仿佛“重见天日”的是我自己。然后我还会向它们道歉,害它们差点被“闷死”。当然最后我还是会把它们收起来,但收起来之前一定会对它们和自己都做一番心里安慰。这和书中描写的这一幕是何其的相似,我以前一直以为只有我是这样的,当然我也未曾与他人说过这种事,毕竟我觉得有点“丢脸”,原来我一直不孤单。

「实行的悲哀」里面的观点让我有所触动:

“在归舟中相与谈论,大家认为风景只宜远看,不宜身入其中。现在回想,世事都同风景一样。世事之乐不在于实行而在于希望,犹似风景之美不在其中而在其外。身入其中,不但美即消失,还要生受苍蝇、毛虫、罗唣,与肉麻的不快。世间苦的根本就在于此。”

我觉得这个观点也挺有意思,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么一回事。当一些东西细化到点的时候,也许就没那么美好了,自然风光固然很美,田园生活看上去也舒适惬意,但真要我去过上个几天与世隔绝的田园生活,我恐怕会奔溃。远看绿水青山,亲自进入山里,就是满山的虫子,雨后的烂泥,实在一点不美好。

全书意思的观点很多,并且有些想法和我小时候的想法几乎差不多,但是我到了丰子恺先生的这个年龄,或许早已无法凭想起这种感受。因为心境早已发生了大变,那个“单纯”的我早已迷失,凭借丰子恺先生的文字才能找回当初那颗“单纯”心。也许一段时间后,它又迷失了。但是看看丰子恺先生的这些文章,我总能找到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