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三小时的“漫长”旅途终于回到家中,没有回家真好的感觉,只是感觉很亲切,能选择我宁愿独自在外。但,家总还是得回。

年后15号正式上班,到今天也有一个多月,其实说久也不算久,刚开始实习那会儿七八月份都没回家,不知道九月回没回。那段时间基本上我妈每星期固定一天会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最近状况。每次通话内容都差不多,基本上都是我妈问,我就回答那麽几个字。时不时就会陷入沉默。我偶尔说起一个话题,她总是能说上半天。她开心就好。

这方面我的确听差劲,不怎麽会关心家里,只顾着自己在外轻鬆。如果不是我妈经常打电话给我,半个月都不会往家里打电话。一是时间真的久了我会心生愧疚,二是白天想到打电话,到了晚上就忘记了,所以我现在一想到要干什麽就会在日曆上新建事件。

今天到车站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,来接我的朋友又有些事耽搁了二十来分钟。接着去买了个榴莲,这是他跟他女朋友在我这敲的竹槓,我妈也喜欢吃榴莲,就顺道带了几块回来。榴莲真贵啊。给自己买了个菠萝,酸得要死。

到了家门口,由于没背书包,没有家门钥匙,在楼下打了好久电话,可惜没人接听。喊他们,狗叫声比我还大。我觉得他们是睡着了,于是把榴莲菠萝放围牆上,自己拉着旅行箱上街找夜宵吃去了。最后在全球连锁的沙县大饭店吃了份鸭腿饭,不得不说,还是建院的好吃。吃完吃完出门一抬头,鸡排店还没关门,心中一阵懊悔。再次回到家中,打了两个电话我爸终于接了,开了门一问,他们根本没睡,只是电视声音太响,而我爸手机刚好静音。

夜深了,晚安。